李氏叶尘

博爱党,混好几个圈主混黑塔利亚,最近忙于学业,文的话会晚更,并且在忙一篇原创,看到我记得叫我去写文。|・ω・`)

提线木偶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一发现者是隔壁家的孩子,据说是因为隔壁的声音太响听不到电视声音所以从阳台爬过去然后发现死者的,死者死法与前三个受害者死法一样。”亚瑟拿着手里的笔记本,咬着笔盖,说着。
  “我认为那个孩子也应该稍微教育一下阿鲁……”王耀看着房间里的整洁的样儿,有些疑惑的问,“尸体在哪儿?”
  “啊在阳台。”
  “……那个孩子没有惊吓过度掉下去真是个奇迹阿鲁……”王耀感叹,一边戴着手套一边向阳台走去,猛地将窗帘拉开,露出了阳台上面的景象。
  “……”王耀的眼睛微睁,嘴角挂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呵……人偶师啊……”
  滴答……
  滴答……
  早晨的露水从尸体上流了下来,滴在地面上,与血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如果不是尸体上那道被线缝合的伤口和尸体面部可以算得上是惊悚的表情,这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副艺术品。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大好,但是哥哥我还是要赞美一下凶手的审美观。”弗朗西斯打量了一下尸体,赞美道。
  像人偶一样。
  这尸体就像是人偶一样。
  它被刷上了一层防水的白色油漆,又由于尸体的僵化,使他看起来仿佛是陶瓷质地,而在尸体的外部,则被套上了一件可以说是精致的西装,还是名牌的。伤口隐藏在尸体的背部,从后颈一直到尾椎骨,刀法十分的干净,并且用极细的线缝了起来。
  “punishment(惩罚)?”阿尔看着尸体耳朵上的一行小字,说,“怎么又是这个词啊,简直就像是商标一样。”
  “商标?”王耀跳了挑眉,笑道,“这比喻还真不错儿,商标,哈哈哈哈……”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非常有趣的事,王耀竟是捂着嘴笑了起来,眼角甚至还笑出了几滴眼泪来:“哈哈,不好意思阿鲁,我稍微想起了一些事儿,有点失态了呢。”
  “什么事?可不可以和露西亚分享一下呢~”伊万眯着眼睛,笑着说。
  王耀抬起头,对上伊万“友善”的视线,说:“有机会告诉你吧,现在不是要查案子吗阿鲁?”
  “王,你过来一下,这个是不是神经科的药品。”亚瑟蹲在尸体旁边,忽地又想起了什么,补充一句,“啊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叫法我就换个。”
  “没事阿鲁,就这么叫吧。”王耀走向亚瑟,在他旁边蹲了下来,将地上散落的药瓶捡了起来,看了看,说,“安眠药、利眠宁、两咪嗪……都是一些安神、治抑郁症的药啊,弗朗,麻烦你去查一下死者的病例。”
  “好勒,哥哥办事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弗朗西斯答应着,走出了房间,“对了等会儿法医也会到的,注意一下哟,那家伙啊……”
  弗朗西斯的声音越来越远,王耀的眉毛似是皱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原状,站了起来,慢慢踱步到阳台,对在阳台上翻找着东西的阿尔弗雷德道:“阿尔,找到什么了吗?”
  “呜啊?是王耀啊,吓死hero我了,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阿尔弗雷德似是被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差点掉到了地上,“唔……除了这个象征性的木偶以外,就只发现了一包未开封的香烟、一个安眠药空盒,那边的油漆桶和已经用过了的油漆刷,完完全全的,人偶师犯案现场。”
  “是吗阿鲁?”王耀说着,走到了阳台的一个角落,弯下腰,捡起一个东西,转身看着阿尔,向他挥了挥手里的东西,说,“要细心一点哦,这不是还有东西吗?”
  “!”阿尔一惊,连忙将手里的木偶放下,站了起来,一下拿走王耀手里的东西,激动的说,“啊啊啊啊这可是前不久上市的xxx手游的限定周边啊啊啊啊啊!hero我想要好久了!!!”
  “……咳。”王耀被阿尔吓得一愣,轻轻地咳了一声,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还想对阿尔说些什么,却因为阿尔弗雷德眼睛里过分耀眼的光芒而犹豫了,最终似是放弃了,背靠在阳台的栏杆上,静静地扬起头,看着天空,轻轻地自言自语着,在男生里面过长的头发随着风微微飘着。
  一双紫色的眼睛悄悄的将王耀的一举一动都印在了心里,眼睛的主人轻轻地笑了一声:“呵呵,果然很有趣呢,露西亚很感兴趣呢……”
  “彭——”门被一人踹了开来,接着传来了一个,额……有活力的声音:“kesesese,本大爷来了!尸体在哪里啊!”
  “诶?伊万你怎么在门后面啊?”
  “korukorukoru……”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尔伯特的惨叫划过天空,吓得亚瑟站起来时差点重心不稳摔下去,吓得阿尔弗雷德手里的东西差点被他捏碎掉,吓得王耀差点想不开从阳台翻下去……
  嘛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个鬼啊!!!
  “咳咳,所以说你就是我们的,额,专属法医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对吧?”亚瑟咳了两声,说到。
  “就是本大爷kesesesese!”
  “基尔伯特?我记得……”王耀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说,“啊对了,是那一辈里的那位法医吧。”
  “嗯?到现在还有人记得本大爷啊,kesesesese……真是开心啊!”基尔伯特笑着说,“那么你应该是那一辈的吧……东方人?那个王耀吗?”
  (“为什么hero我觉得这段对话哪里不大对?”
  “的确……”)
  “话说你还没退休啊,就算是年龄也有点大了吧阿鲁。”
  “本大爷年龄才不大呢,跟你这个家伙比起来本大爷还年轻的很呢,而且本大爷还有阿西接手呢。”
  “路德维希吗?那家伙倒是比你这个做哥哥的要稳重阿鲁。”
  “啧,本大爷也是很稳重的啊!!!再说了啊,他再稳重也是本大爷教的好!!!”
  (“这气氛……这两人认识啊……”“亚瑟,hero我觉得我看到了硝烟……”“baka!……好吧我也看到了……胡子那家伙人呢!!!还没回来吗!!”)
  “王耀啊,哥哥我找到了哟!”弗朗西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诶呀,怎么啦?你们两个同学过了这么久相见怎么有一股硝烟味啊?”
  两道,不对,四道视线同时落在了弗朗西斯的身上,盯得弗朗西斯背后浮出一身冷汗。
  “怎,怎么了?”
  
——————————————————————————————————————————————————————————
  鞠躬,好像好久没更文了,十分对不起,在此道歉。
  那么这篇文的番外会有很多的阿鲁,因为这篇文里有很多个部分是有点小故事的。

评论
热度 ( 8 )

© 李氏叶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