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叶尘

博爱党,混好几个圈主混黑塔利亚,最近忙于学业,文的话会晚更,并且在忙一篇原创,看到我记得叫我去写文。|・ω・`)

提线木偶—算是副线吧 论那些年警校的故事(1)【王耀一届】

      提线木偶—算是副线吧  论那些年警校的故事(1)【王耀一届】

      王耀现在很心塞。

      非常心塞。

      谁能告诉他他不过就是身高没那么高然后留了个长发吗,为什么几乎所有人都会以为她是女的!!!!

      “那个,大爷,我真是男生,真的,这个我有身份证可以证明的阿鲁,你让我进去啊!!!”在被宿管大爷拦下并向他解释了不下五遍后,王耀彻底奔溃了。

      “不行,你个女孩子怎么能进男生宿舍楼。”宿管大爷正义感十足的说,无论如何都不让王耀进宿舍。

      “.…..”王耀感觉自己的心已经碎透了,只好等着谁来帮他解个围。

      “嗯?是王耀先生吗?为什么站在这里?”一个声音在王耀身后响起,王耀仿佛看到了天使。

      “天终于有个人了阿鲁!!瓦修麻烦向这位宿管大爷解释一下啊,他以为我是女生不让我进宿舍阿鲁!!”

      “.…..”瓦修的眼里浮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上前向那位宿管大爷解释起来,大约五分钟后,通过瓦修真诚的解释和王耀户口簿、身份证、入学通知书上的信息,宿管大爷总算是让王耀进了宿舍楼,真是可喜可贺。

      “对了王耀先生,吾辈还有一句话要和你说一下,”瓦修帮王耀拎着一个行李包,看着王耀扎成马尾垂在肩旁的长发,道,“这所学校男生规定不能留长发,违反规定要退学。”

      瓦修听见前面的人轻轻骂了一句,然后满脸微笑的转过头来问他:“瓦修啊,你有没有剪刀啊?借用一下,我等会自己剪了阿鲁。”

      最后一句几乎是王耀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十分的,不爽。

      “有的,答谢的话,看在你和吾辈一个宿舍,这次的借物费再加上之前的帮忙费,之后请吾辈和吾辈的妹妹吃一次中国料理就行了,”瓦修说着,“吾辈的妹妹一直很想吃吃看。”

      “没问题阿鲁。”

 

      “咔擦-咔擦”的剪刀声一声接着一声,很快,地上就多了许多棕黑色的头发。

      “啧,这样就行了吧阿鲁。”王耀看了看镜子里有些陌生的自己,皱了皱眉,转身拿来扫把,收拾好现场,将剪刀放到瓦修的行李上,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可以下去吃晚饭了阿鲁……”

       王耀顺手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自己身上,确认了一遍自己带了饭卡,走出了宿舍。

-----------------------------------------------------------------------------

       基尔伯特觉得自己很头疼。

       真的是很头疼。

       进校门时,被一群女孩子围了;到教学楼去找教导主任时,被一群女孩子围了;去操场打球,被一群女孩子围了;现在到食堂去吃饭,还是被女孩子围了。

      “那个,同学,你哪个班的?”

       这是同一届的女学生。

     “学弟,电话号码?”

       这是大一届的学姐。

     “诶呦,新来的小伙子?长得还挺俊的,有女朋友了没?”

       这是大两三届的学姐。

       虽然被妹子们喜欢是很开心,但是警校里的这些妹子,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真的,太凶残了,太凶残了啊啊啊啊啊啊!!!!!!

     “本大爷只是想吃个饭……”

       好不容易从妹子的包围下打好饭并冲出来了,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心想本大爷果然是帅的像小鸟一样呢,魅力十足呢kesesesesese。

       这么自我陶醉着的基尔伯特万群没注意到身后有人这件事,忽的一转身,肩膀撞上了身后的东方人,手里的汤因为惯性溅了出去,全部溅到了那个东方人的身上。

      “.…..”

       几秒的沉静后,基尔伯特僵硬的转了转脖子,扯出一个牵强的微笑,对满身汤的东方人说道:

      “那个,你……没事吧……”

      “你觉得呢阿鲁?”

       对面的东方人眯起眼睛,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基尔伯特看着那灿烂过头的笑容,不经打了个寒颤。

       好生气哦我一定要找这家伙好好算算账呢阿鲁。

       好吓人啊本大爷一定会被这家伙打死的啊啊啊!

       以上是基尔伯特先生与王耀先生刚刚进入警校和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故事。

       甚是温馨呢!

 

-TBC-


评论
热度 ( 6 )

© 李氏叶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