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叶尘

博爱党,混好几个圈主混黑塔利亚,最近忙于学业,文的话会晚更,并且在忙一篇原创,看到我记得叫我去写文。|・ω・`)

提线木偶第五章

  提线木偶  第五章
  “胡子,你说这两人是警校的同学吧,怎么回事?”亚瑟压低声音,对弗朗西斯说。
  “对啊,怎么啦?”
  “那为什么这两个人……”
  “好像要打起来了一样……”阿尔弗雷德接过亚瑟的话,说,“这两个人真的是同学吗?”
  “是啊,而且以前还是同一小队的。”弗朗西斯说,“哥哥我只比他们低了三届,所以还是比较清楚的。”
  “至于他们两个为什么要打起来……哥哥我也就不大清楚了,”弗朗西斯接着说到,“听说他们警校时关系不错的啊……”
  “弗朗,死者的病例找到了吗?”王耀的声音幽幽的从几人后面传来,打断了几人的悄悄话。
  “啊?哦当然是找到了,哥哥我办事你就放心吧。”弗朗西斯连忙转过身子,有些心虚的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份折好的资料,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死者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接触毒品,在戒毒所里呆了几年,出来了以后又出现了精神问题和心理问题,定期到心理医生那里接受治疗,但是似乎没有什么用。”
  “后来,死者甚至多次犯下偷窃、杀人未遂等罪,法庭却因为他有精神疾病而无罪释放了他。”弗朗西斯看着王耀,慢慢说,“……他,也是参与了那次事件的人……”
  “……”王耀低着头,说,“是吗,那么他和之前几次的死者有什么共同点?”
  “这几个死者都是有一些精神疾病或心理问题的人,并且都是与那个事件或多或少有点关联的人。”
  “都与那个事件有关?”亚瑟似是想到了什么,“会不会是那个人偶师想要把那些知道他身份的人全部杀掉?然后彻底消失掉?”
  “有可能……”阿尔弗雷德将眼镜往上托了托,“hero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不过……”
  阿尔话才说了一半,就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
  阿尔将对讲机从腰间拿了出来,放在耳边:“是,hero我们现在在犯案现场……好的。”
  “滋滋……全……队听令……马上赶往F小区,新……的死者出现了……完毕……”
  “这么快?”弗朗西斯皱了皱眉,“前后犯案估计还没有十二小时!”
  “korukorukoru……”好烦。
  “那么”基尔伯特站起身子,拍了拍大衣的下摆,“这具尸体麻烦让局里的人搬到本大爷那儿去,本大爷和你们一起去新的案发现场。”
  “嗯?基尔君你不搜搜现场了吗?”伊万问。
  “既然这里已经被王耀搜查过一遍了,那就没有再搜一遍的必要了。”
  “……”王耀沉默了一下,叹气道,“你还是太相信我了阿鲁……”
  “彼此彼此啦,本大爷可是一直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啊,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换你个人情,怎么能不抓住机会呢!kesesesese……”
  “是吗。”
  “王,基尔,车来了,走了!”
  “来了阿鲁,马上!”
  “喂,王耀。”
  “怎么了阿鲁?”
  “你可不准随随便便地死掉哦!”
  “?”王耀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答应了就行,走了。”基尔伯特得到了答案,一脸满足的走了出去。
  “这可真是……”
  “喂王耀,你终于下来了,就等你一个了!”阿尔弗雷德对靠在车上,对王耀招了招手。
  “不好意思阿鲁,我去了下洗手间。”王耀歉意地笑了笑,视线转移到阿尔弗雷德靠着的车上,挑了挑眉,“这车子比之前那辆大了嘛阿鲁。”
  “嘿嘿,本hero可是特地和局里说要换一辆面包车的!这下子应该不挤了。”
  阿尔弗雷德打开副驾驶的门,做了进去,王耀也跟着做进了车的后排。
  “好了既然小耀到了,那么我们就走吧。~☆”伊万眯着眼睛,“露西亚想早点下班呢korukorukoru……”
  “罕见,北极熊你竟然想早点下班。”阿尔弗雷德系好安全带,“你一向不是……”
  “嗯?露西亚我只是想要找点东西呢……有意见吗?”
  “hero我当……”
  “当然没有了。阿尔伊万你们两个别在车里吵架啊,现在可是在工作时间。”弗朗西斯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话,并发动了车子,“特别是伊万,这次你可是队长。”
  “korukorukoru……露西亚可没有和阿尔君吵架哦。”
  “hero我脑子坏了才会和北极熊吵架!”
  “好了你们两个baka,别影响基尔伯特睡觉。”亚瑟压低了声音。
  “诶?基尔伯特睡着了?”
  “他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随时随地都能睡着,而且一到他必须起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的醒了阿鲁。”王耀左手托着脸,侧着头看着车外,“放心现在你们怎么吵他都不会醒的。”
  “王,你还是挺熟悉他的啊。”
  “……毕竟也是老朋友了阿鲁。”
  车子不快不慢的开着,王耀看着窗外的景色,回忆起了刚进警局的时候。
  那是悲剧还没有降临的,最快乐的时候。
  “诶哟,王耀你在干什么?装文艺吗?kesesesese,你再怎么装文艺也不会有本大爷帅的!”
  “这是什么逻辑阿鲁……”
  好吧,如果没有这个家伙的话一定会更快乐的。
  “到了。”弗朗西斯说,“你们先下车,哥哥我去停个车子,毕竟没开警车,还是安安分分的停一下比较好,不然还会被贴罚单。”
  “行,那么胡子你先去停车。”亚瑟打开车门,对车里的弗朗西斯说,“记得把车窗关了baka!”
  “是是。”弗朗西斯对亚瑟笑了笑,说,“你们记得别把现场破坏了,不然哥哥我等会拍照会很麻烦的。”
  “OK。”
  几人看着弗朗的车开走后,慢慢朝案发地走去。
  “呜哇,这个案发地点可真是大胆。”阿尔弗雷德看了看四周,“虽然说是没有监控什么的,但是还是很容易被发现啊。”
  “这片公园早上还有下午人都很多的,所以凶手一定是在清晨或者深夜里动手的阿鲁。”王耀非常肯定地说。
  “小耀你很清楚吗?”
  “毕竟我经常来这打打拳,跑跑步啊。”
  “诶?”伊万被王耀意料之外的回答惊了一下。
  “这家伙可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到公园里晨练了,本大爷以前早上在宿舍里根本见不到他。”
  “咳咳,正事,正事阿鲁。”
  “哦对,尸体……”
  “和之前的几个一样,都是标准的人偶师犯罪,不过因为人偶师似乎是用胶水把那个面具黏在死者脸上了,所以不能马上确认死者的身份。”伊万拿着手里的记事簿,对基尔伯特说,“麻烦你了,基尔君。”
  “好勒!”
———————————————————————————————————————————
  突然诈尸。来自真沉迷于学习的一片废叶子。

评论 ( 2 )
热度 ( 6 )

© 李氏叶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