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叶尘

博爱党,混好几个圈主混黑塔利亚,最近忙于学业,文的话会晚更,并且在忙一篇原创,看到我记得叫我去写文。|・ω・`)

  提线木偶 第六章
  “哥哥我回来了!”弗朗西斯的声音传来,将亚瑟的注意从尸体上引了过去。
  “胡子你可总算回来了,快点拍照片!我们可是为了等你拍照都没敢怎么搜查!”亚瑟站起身子,走到弗朗西斯身边说。
  “好勒好勒。”弗朗西斯从怀里掏出办公用的摄像机,走向尸体,“话说这可真是惨不忍睹啊,身上竟然全部都是钢琴线……“
  “啊啊,而且还被[强制性]带上了表演用的面具呢。”伊万走了过来,接过话,说,“还有露西亚在不远处的公共厕所里找到了这个哟。”
  “这是什么啊!”阿尔弗雷德好奇地凑了过来,一把将伊万手里拿的垃圾袋打了开来,“垃圾袋?好刺鼻的味道……!”
  “怎么了?”亚瑟,王耀,基尔伯特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瞬间惨白的脸色,也凑了过去,看了看那个垃圾袋里面的东西。
  愣了几秒后,王耀用中文骂了一句,猛地往后退了三大步;亚瑟僵硬的转过头,用手捂住了脸,嘴里不停念叨着;基尔伯特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反而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说:“这个应该十有八九是死者的一部分吧,嗯……虽然有点模糊,但是应该是  脸皮  吧……”
  “hero觉得这种东西不说出来也行啊!!!”阿尔弗雷德苦着脸说,“不行……hero我要去买杯水冷静冷静……”
  “帮我带杯阿鲁……”
  “记得帮我带一杯baka……”
  “那哥哥我也要一杯~”
  “诶?本大爷也要!”
  “露西亚也要一杯哦~”
  “交给hero吧!哈哈哈哈!”
  便利店并不远,阿尔很快就买好了水,慢慢悠悠的走着,回到犯案现场附近时,他的余光里似乎是有一道光芒闪过。
  什么东西?
  阿尔快速闪到一棵树后面,小心的探出半个脑袋,朝亮光的所在处看去。
  那是……望远镜的镜片反光造成的吧……方向确实是朝着案发现场没错……不行,hero得赶紧回去告诉那群家伙!
  同时,犯案现场。
  “嗯?这是什么呀阿鲁?”王耀蹲下身子,戴上手套,从地上轻轻地拿起了什么东西。
  “嗯?这个……”
  “小心!!”
  “彭——”
  “小耀!”
  “诶?”
  王耀似是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原地没有动,然后就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护在了怀里,往旁边一倒,子弹擦着伊万的肩膀过去了,划破了伊万的袖子。
  “……”王耀张了张嘴,轻轻推开了伊万,抬起头,看向狙击手所在的位置。
  “不好意思阿鲁,我稍微离开一下。”王耀站了起来,对几人歉意地笑了笑,“基尔,帮我看着他们,出事了马上联系我,我想那个家伙暂时不会离开的,你要注意。”
  “等等,你不会要去找他吧……”基尔伯特皱了皱眉,“算了,本大爷不会阻止你的,注意安全。”
  “知道了阿鲁,谢谢你。”王耀走到阿尔弗雷德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还有你。”
  灯火辉煌的街道上,王耀慢慢的走着,嘴里叼着一根快要燃尽的烟,身后是各种饭店、商城,还有一些刚刚开始营业的酒吧。
  最终,他停在了一家名叫【Ricordi】(回忆)的酒吧前。
  “没想到又到这里来了啊……”
  王耀将烟踩灭,推开了酒吧的门,看着酒吧里熟悉的布置,微微笑了笑,径直走到吧台前,坐了下来。
  “一杯汽水。”
  “您的汽水。”
  王耀翘着二郎腿,喝着汽水,似乎是在等着谁。
  “哟~小帅哥,怎么?不喝点酒吗?”一位穿着红色露肩长裙、画着浓妆的女人拿着一杯红酒,坐在了王耀身边。
  “对不起,我不喝酒的。”王耀朝女人笑了笑,礼貌拒绝了她。
  “诶~不喝酒啊,那么小帅哥你……”
  “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是我的客人哟,不是 猎物 。”一位栗发少年挡在了王耀身前,一双眼睛半眯着,“我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诶?是少爷的客人啊,好吧,我知道了。”女人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这杯酒就当是我敬这位客人的了,当作歉礼。”
  “ve,酒保和我说有一个留着长发的东方男性时我还有些不相信的来着,没想到真的是王耀哥哥啊。”
  “小费里,好久不见了阿鲁。”
  “你这次来是找哥哥的吧,他在后面,我带你去。”
  费里西安诺领着王耀,兜兜转转进入了酒吧的后台。
  “哈?王耀你来干什么?上次要的东西我可没动手脚啊!”
  “不管上次的货啦,我只是想要问你在进一点东西而已,当然了,钱会给你的阿鲁。”
  “啧,又要货,我可不是你的私人军火商啊岂可修!”
  “钱我付双倍。”
  “成交。”
  王耀接过罗维诺递来的纸笔,刷刷写了几个词,放在桌上,然后又拿出一张卡。
  “钱在里面,交易地点老地方,还有可以的话,”王耀顿了顿,“我希望你可以先给我一把。”
  “可以。”罗维诺稍微想了想,答应到,“你跟着那个笨蛋弟弟去吧,不准多拿啊!”
  “放心阿鲁。”
  储物室里,王耀掂量着手里的东西,转过身:“小费里,可不可以再给我点子弹啊?”
  “ve……如果是一点的话,应该是可以的……王耀哥哥?”
  “那么就麻烦小费里了阿鲁,我稍微有一点用处呢,大概五发左右。”
  “可以,稍等一下ve。”
  另一边。
  “喂,小基尔,王耀去哪了?”弗朗西斯勾住基尔伯特的肩膀,问。
  “我说弗朗,你就这么对前辈说话的?”基尔伯特肩膀被弗朗西斯这么勾了一下,身形稍稍不稳,“王耀去哪儿了这事本大爷暂时不能告诉你们,不过他去干什么本大爷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们。”
  “嗯?”
  ”他去买东西了。”
  “买东西?”
  “小耀去买什么了?”
  基尔伯特略微顿了顿,叹了口气。
  “他去买一些非法的东西。”
  “例如。”
  “枪支。”
  “哈?”阿尔弗雷德皱眉,“hero记得没错的话按照他现在的身份是可以向局里申请枪支的使用的。”
  “但是那个需要时间不是吗?”基尔伯特耸肩,“据本大爷所知,像他那家伙,至少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申请到枪支。”
  “虽说是这样没错……”亚瑟迟疑了一下,“但是非法走私……”
  “等等,本大爷可没说他是走私。”基尔伯特纠正到,“他是拿的公费。”
  “哦,公费啊……等等,公费?”弗朗西斯猛地转过头,看向伊万,“伊万,那张卡呢?”
  “嗯?”伊万歪了歪头,摸了摸自己大衣的口袋,脸上的微笑僵了僵,似是有些不可思议,又翻了翻自己大衣内部的口袋。
  “伊万?”
  “korukorukoru……”伊万全身散发出黑气,满脸笑容地说,“小耀真是淘气呢~”
  “诶?”阿尔弗雷德叫道,“北极熊你真让王耀把那张卡顺走了!!!你的警觉心呢???”
  “korukorukoru……露西亚认为阿尔肥你可没什么资格说我哦,你身上的那张密码纸应该也被偷了吧?”
  “……!”阿尔弗雷德摸了摸自己口袋,脸色也沉了下来,“Shit!”
  “你们两个baka!怎么连个东西都看不好。”亚瑟脸黑了下来,“别告诉我你们两个没在警校里学过随时保持警惕这点。”
  “哈哈,小亚瑟你冷静……”
  “胡子你给我……”
  “好啦好啦你们几个别吵了。”基尔伯特打了个哈欠,“王耀那家伙可是很擅长这类事情的,以前本大爷那个小队可是不用雇黑客或者撬锁的家伙的,那家伙一个人全都包了。”
  “korukorukoru……基尔君为什么不早些说呢?”
  “啊?你们又没问本大爷。”
  好有道理露西亚好像没法反驳呢korukorukoru……
  哥哥我好像骂人啊……
  我是个绅士我是个绅士我是个绅士我不能说粗鲁的话我不能说粗鲁的话……
  hero我想打他。
  “哎呀呀,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本大爷啊?本大爷没说错什么啊……”基尔伯特看了看另外四人,举起了手,说到。
  “呵呵。”弗朗西斯耸了耸肩,“你确实没说错什么,只是有点欠揍而已。”
  “你是这么对待前辈的吗?”基尔伯特跳了挑眉,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抹白色,在深绿的草坪上很是显眼。
  “这是什么……”基尔伯特蹲下身子,想去捡那个东西,不知为何,他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凉意,一个用力,跳到了一边的灌木丛后。
  “彭——”又是之前那种枪响,基尔伯特原先蹲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弹孔,其余四人也立马躲到了灌木丛后边。
  “啊啊,看来和王耀说的一样,那家伙,暂时不会离开呢……”基尔伯特看向不远处已经废弃了的公寓楼,“竟然敢狙击本大爷我,胆子可不小嘛……喂,我说你们几个,要不要去那里边看看?”
  “很不错的提议,露西亚要去看看是谁划破了我的大衣呢~”
  “hero我也要去看看是谁在干偷袭这种下流的把戏。”
  “那么我也要去,你们两个去我可不放心,只是担心任务啦baka!”
  “哥哥我也去,小亚瑟身上可没有防身用的东西。”
  “好勒,那么就悄悄的潜进去吧!”
  过了一会儿后。
  王耀站在空无一人的犯案现场,脸色一黑,嘴角扬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
  “这群家伙,可真是我、行、我、素啊,都说了给我看住他们啊,我可没让你带着他们去找死啊,基尔伯特。”
  “但愿来得及。”

——————————————————————————————————————————————————————————
如约的三千字 @无音啊..

评论 ( 1 )
热度 ( 4 )

© 李氏叶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