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叶尘

博爱党,混好几个圈主混黑塔利亚,最近忙于学业,文的话会晚更,并且在忙一篇原创,看到我记得叫我去写文。|・ω・`)

提线木偶 第七章

  第七章
  “hero觉得我们要不还是回去吧,万一王耀回来找不到我们麻烦了。”
  “没事啦没事啦,王耀他以前还在局里的时候本大爷和那群家伙也都是这样的啦。”
  “哥哥我突然有点心疼王耀了。”
  “话说王耀以前的队里都有谁啊。”
  “都有谁啊……正式队友是本大爷、王耀、王耀的姐姐、伊丽莎白那个男人婆,小少爷, 还有局里现在那个管公费的财迷先生。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就是有些好奇。”
  亚瑟举着手里的电筒,轻声说着。
  “毕竟王耀他……稍微有点疑点。”
  基尔伯特听着亚瑟的话,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到:
  “放心啦放心啦,王耀那家伙绝~对不会做那种事的,本大爷保证!kesesesese”
  对吧,你不会是的,王耀……
  伊万走在最后面,自然是将基尔伯特的那一瞬迟疑看在了眼里,心中对王耀这个人的兴趣又增加了一些。
  “哒、哒、哒……”
  前方出现的脚步声吸引了几人的注意,亚瑟立刻将手电筒关掉,屏住呼吸,静静等待着脚步声主人的到来。
  “欢迎各位滋……滋滋……你们好,初次见面。”
  那人似乎是用了变声器,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脚步声稳而轻,应该是有一定武功基础的。
  “……阁下是人偶师吗?”
  弗朗西斯斟酌了一下用词,小心的问道。
  “请问……阁下能否借给我们一点时间?”
  “嗯?你们想谈什么滋滋……”
  脚步声停了下来,听声音,距离几人大概只有十米远。
  “呃……”
  弗朗西斯大概是没有想到人偶师会这么好说话,想了想,说。
  “阁下……为什么要杀曾经的同伙?”
  “同伙?你说那些家伙?他们可不是我的同伙滋……那群家伙可是我的仇人啊滋滋……”
  人偶师的声音里带着自嘲,还有些不知名的情绪。
  “我又何尝不想和以前一样……”
  和以前一样?这家伙该不会……
  “杀人就是杀人,hero我可不管你有什么理由!”
  “baka!阿尔你别激怒他了!”
  亚瑟猛地拉了一下阿尔弗雷德,轻声的在他耳边说到。
  “阿尔弗雷德吗?呵呵,你说的没错。”
  人偶师笑了笑,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并且渐渐靠近了众人。
  “我也应该有作为坏人的自觉啊。”
  “小亚瑟!”
  “喂!”
  两声枪响,一枪来自众人面前的人偶师,一枪来自众人身后的伊万。
  “胡子?喂,胡子你怎么了?弗朗西斯?”
  亚瑟推了推倒在自己身上的弗朗西斯,却摸到了一手的粘腻。
  “弗朗?喂喂!”
  “小亚瑟放心,哥哥我没事,放心啦。”
  弗朗西斯虚弱的笑了笑,亚瑟打开手电筒,不出所料的看到弗朗西斯衣服上的红色液体。
  “啧,baka我可没让你救我啊!”亚瑟皱了皱眉,又关掉了手电筒,把弗朗西斯拖到了角落,眯了眯眼睛,只能看见黑暗中模糊的几个人影。
  可恶,什么也看不见!
  亚瑟咬了咬牙,手悄悄摸向腰侧的枪。
  “亚瑟君,露西亚劝你别动哦,如果看不见的话,还是呆着看着弗朗君比较好哦。”
  伊万按住了亚瑟的手,轻声说。
  “对啊亚瑟,你就呆在那里吧,人偶师交给我们就行了。”
  “嗯……才、才没有感谢你们baka!”
  “你们聊完天了吗?”
  人偶师那夹杂着机械滋滋声的声音似乎又近了些,一个模糊的人影也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我可是准备好第二颗子弹了啊。”
  “彭!”
  “谁?”
  一颗子弹擦着伊万的脸划了过去,正好打中了人偶师的手腕,物体落地的声音中加杂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然后一个人就从伊万的身边跑了过去,速度之快让众人都来不及反应。
  “啧,让他跑掉了阿鲁。”
  王耀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
  “王耀?你从哪里过来的???”
  基尔伯特有些诧异的问到。
  王耀指了指外面的窗户,将手枪收了起来,走到亚瑟和弗朗西斯面前,蹲了下来,捡起亚瑟手边的手电筒,然后打开照在弗朗西斯身上,查看起伤势来。
  亚瑟被突如其来的光芒刺的闭起了眼睛,耳边传来王耀冷静的声音。
  “左肩中弹和左腹,出血量较多,希望没有伤到器官,伊万,给局里打个电话让医务队来一下,亚瑟你有带手帕吗?我先给他简单处理一下。亚瑟?你没事吧阿鲁?哭了?”
  我……哭了?
  亚瑟抹了一把脸,确实是湿湿的,眼泪和手上弗朗西斯的血混在了一起,脏脏的。
  我为什么要哭?为弗朗西斯吗?我……我……
  “哥哥我没事哦,小亚瑟不要担心哥哥我啦。”
  这家伙明明已经这么虚弱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安慰我……
  我……
  “谁在担心你啊baka!我只是被手电筒的光闪到了而已啊!”
  “是是,你没有担心哥哥我……”
  弗朗西斯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靠在亚瑟腿上,脸上出了一层冷汗。
  “喂,弗朗!弗朗西斯?”
  亚瑟原想一巴掌打向弗朗西斯的脸的,但又怕牵扯到弗朗西斯的伤,只好捏了捏弗朗西斯的脸。
  “暂时没事,但如果你再不给我手帕让我帮他包扎的话他可能真的会失血过多死掉阿鲁。”
  “啊?呃,给你。”亚瑟连忙摸了摸自己的风衣口袋,翻出一块格子花纹的手帕给了王耀。
  “好的,你就让他躺在你腿上,动作轻一点阿鲁。”
  亚瑟的手轻轻覆在弗朗西斯的眼睛上,看着王耀给弗朗西斯包扎着,心思确渐飘渐远。
  我是在担心他吗?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弗朗西斯……
  我们应该只是那种关系而已啊……
  我……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阿鲁,想对他说什么就等他醒了以后对他说吧。”
  王耀低着头,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
  我……想对他说的话……?
  亚瑟看着被搬到担架上抬进车里的弗朗西斯,想了想,阻止了正准备作为监护人上车的王耀,迟疑了一下,说。
  “我陪他去医院吧……”
  “嗯?呵呵,好呀阿鲁。”
  王耀挑了挑眉,对领队的警卫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离开时,还拍了拍亚瑟的肩膀。
  “好了,那我也要回去了,你们验尸验好了再找我吧阿鲁。”
  王耀正欲离去,却觉得自己的衣服帽子被人拉了住,回头一看,正对上伊万的一副笑脸。
  “局长说为了方便联系和办案,你要和我们一起住哦小耀。”
  “啊?”
  “而且由于阿尔君和马修君一起住,基尔君和他弟弟一起住,亚瑟和弗朗西斯两人一起住又都不在,小耀只能和露西亚一起住了哟。”
  “诶诶诶???等等我没有答应呀阿鲁!!!”
  “不可以反对哟korukorukoru……”
  
  
  又是一个2000+,这个系列好久没有更了,有ooc,红色组加法英,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明天不知道会不会更新。

评论
热度 ( 8 )

© 李氏叶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