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叶尘

博爱党,混好几个圈主混黑塔利亚,最近忙于学业,文的话会晚更,并且在忙一篇原创,看到我记得叫我去写文。|・ω・`)

【极东/耀菊】《药》

  私设注意,架空背景,耀菊向,ooc有。
第一章
  王家村原来是曾经天下盛世时一位皇子所居之处,又因那位皇子姓王,这个村子就被世人称为王家村。
  可随着时代的变迁,村中血脉纯正的王氏村民越来越少,最后只留下了一小部分人。并且由于王氏天生的一些能力与异常的寿命,王氏最后的一丝血脉也被王家村里的村民赶到了村外的一座山里。
  被赶到山里的王氏人也没有怨恨那些村民,就在山上建了一个新的山庄,几乎与世隔绝。
  “老师!你看我捡到什么了?”
  林晓梅碰的一下打开了门,兴奋的跑到王耀身前,将竹筐里的东西小心的抱了出来,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王耀。
  “老师,老师!我们可不可以养它?”
  王耀看着自家妹妹(学生)手里抱着的那一团毛球,心里一阵无语。
  看这浓郁的妖气,看这显眼的妖纹,再看看这漂亮的八条尾巴,这不是妖怪这是什么???
  “晓梅啊,大哥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不要随便往家里捡奇怪的东西阿鲁。”
  “可是很可爱啊。”
  ……你知不知道以前嘉龙和濠镜以前把那几个东西捡回来时也是这么和我说的阿鲁……
  “咳,可爱的东西人形也不一定可爱的阿鲁,你还记得之前差点把我们房子拆了的那两个家伙吗,典型例子。”
  “哦……”林晓梅低下头,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撒娇道,“可是大哥,晓梅已经把它捡回来了……”
  “……”王耀看着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将林晓梅手里的狐狸抱了起来,捋了捋毛,“行吧,真是败给你们了阿鲁,养就养吧,我们现在也不愁这么一只妖的食物……”
  “好耶!!!嘉龙哥,濠镜哥,老师答应了!!!”
  还没等王耀把话说完,林晓梅就欢呼着跑了出去,还与早就在外面等候的两个家伙击了个掌。
  “这群小家伙们果然是串通好了的阿鲁……乖、乖,继续休息吧,看妖气受损的程度应该刚刚渡过劫……嘛做好事就做到底,先帮你熬点药吧阿鲁。”
  王耀轻声说着,摸了摸被响声吵醒的小狐狸,自言自语着。
  “警惕性这么差,怎么修炼到八尾的阿鲁,真是……”
  本田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在一个很温暖的地方,四周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与墨香味,还有人类煮东西的声音。
  在下不会被人类抓到并被当做普通的狐狸准备下锅了吧???
  这个想法在本田菊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吓的本田菊一下子跳了起来,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噗,你是只猫妖吗?还炸毛了。放心吧阿鲁,我不会吃你的,只是在帮你熬药,如果我没猜错,你刚刚度过天劫吧,身上妖气损坏的还挺严重,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呐阿鲁,所以你暂时就住在这里吧,窝的话我妹妹已经帮你做好了阿鲁。……”
  一个好听的男声响了起来,本田菊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面容俊朗却带着些病态的青年,正坐在药炉旁,看着手里的书卷,见它醒了,有那么害怕的样子,那青年笑了笑,也不顾本田菊是否在听,就自顾自的讲了起来。
  “……啊,和你讲了这么多却没有讲自己的名字啊,真是失败阿鲁,我叫王耀,是个药师。”
  本田菊对王耀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他的啰嗦,他那总是不会让人觉得烦的啰嗦。
  这个人类知道在下是个妖怪,并且救了在下……现在的大致情况应该就是这样……
  本田菊渐渐放松下来,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屋子,应该是药房,四周有着各式各样的药草,其中也不乏那些个奇珍异草,而自己刚刚问到的墨香味,则是从床户外飘进来的,隔壁估计是书屋吧……
  就在本田菊的思维越飘越远的时候,王耀端着一盘颜色与气味都非常不友好的东西走了过来,放到了本田菊的面前笑眯眯道:“药煮好了阿鲁,不准剩,全部喝完。”
  本田菊闻了闻,默默别过了头,嫌弃之意显而易见。
  “诶我说你,给你熬药还不喝了阿鲁?还想不想治好伤了?我煮的药又不苦阿鲁!”
  王耀蹲下来,挑了挑眉,轻轻的弹了一下本田菊的耳朵。
  “嗷!”别动在下的耳朵!
  “叫声还挺可爱的嘛,好啦快点喝药阿鲁!”
  本田菊看着那碗药,眼睛一闭,舔了一小口。
  ?
  好像……不苦?
  本田菊又舔了一口,这药还真的不苦!不仅不苦,还有点甜,就像在喝一碗加了薄荷的糖水。
  好喝!
  王耀看着小狐狸的一系列反应,笑了笑,站起身来,又走到了炉子前面,拿起另一碗药,没有犹豫的一饮而尽。
  苦吗?他已经喝不出了。
  大概……是苦的吧……
  “先生,有客人来了。”
  王嘉龙叼着一个包子,探出半个头来,对王耀说。
  “谁呀阿鲁?”
  “那头熊和那匹狼。”
  “哦,让他们两个在亭子里呆着,我马上就到阿鲁。”
  “哦。濠镜,先生说……”
  “唔小狐狸你先待在这,我出去会客阿鲁。”
  凉亭内。
  两个身材高大的人正一个站在亭东面,一个站在亭西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味,温度非常的低,亭子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霜。
  “啧,hero我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啊,出个门都能碰见北极熊你。”阿尔弗雷德提了提自己的眼镜,皱着眉头,“北极熊就应该待在自己的领地不是吗?”
  伊万脸上笑容不变,周围的温度却是又低了几度:“露西亚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阿尔君为什么要管这么多呢korukorukoru……再说了露西亚来找小耀可是有正事的啊。”
  “hero我也是有正事的啊!hero我可是来帮亚蒂要药的!”
  “露西亚也是来帮基尔君要药的啊korukorukoru……”
  两人均是笑着,如果忽略那些空气中的冰渣子和两人掩都掩不住的杀气,还是很和谐的。
  “等等你们两个不会又想拆了我的亭子吧阿鲁?”就在两人即将打起来的前一刻,王耀终于出现了,抱着臂,靠在亭北面的栏杆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二人,“温度这么低,是嫌我的身体还不够差吗阿鲁?”
  “呃……hero我……”
  “呃……小耀露西亚我……”
  伊万和阿尔都是一愣,刚刚还弥漫着的低温与杀气瞬间消失了,尴尬的想开口解释,却又因为与另一人的同步而都闭上了嘴。
  “呵呵,帮那两个人拿药对吧阿鲁,下次来之前还是提前和我说一声吧,不然你俩碰上又拆我家就麻烦了阿鲁。”王耀笑了两声,从怀里掏出两个纸包,扔给了两人,“拿好了,和往常一样,一天服一次,小碗温水泡三克,甜的放心阿鲁。”
  纸包包的非常仔细,还很贴心的写上了名字与食用方法,字体刚劲有力,十分好看。
  “谢谢小耀了,不过小耀不请露西亚进去坐一会吗?”伊万小心的将纸包收好,眯着眼睛,看向靠在亭栏上的王耀。
  “呃……”
  “对呀,而且不仅不让hero进去坐会,还一直挡在门那边……”阿尔也将纸包收了起来,看向王耀,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危险。
  “有什么不能让hero我(露西亚)知道的吗?”
  “呃……真是的阿鲁,为什么你们两个在这种事情上这么团结啊……”王耀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其实也没什么阿鲁……就是晓梅又捡了一只新的……”
  还没等王耀说完,两人就消失了,真的是像风一样的经过了王耀身边,跑进了王家大院,直奔药房。
  “咔。”
  四周传来一阵破碎声,王耀又叹了口气,摇头道:“濠镜、嘉龙,过来帮忙补一下结界阿鲁……这两个家伙啊……不就是捡了个新崽吗,至于激动的把结界都打碎了吗……修补起来好麻烦的阿鲁!”
  说着,便慢慢走向药房,经过院子前的樱花树时,王耀抬起头,迎着阳光,隐约看见那棵从未开过花的樱树似是长出了几朵花苞,不禁莞尔,樱要开花了啊,原来我有生之年,也能看见你开花啊……
  也算不错了阿鲁!
  这么想着,王耀推开了药房的门,然后就看见了伊万和阿尔与那只小黑狐狸大眼对小眼的互相瞪着对方,那场面……真的挺滑稽的。
  于是王耀也没忍着,第一时间就笑出了声,吸引了房里三人啊不对三妖的注意。
  “哈哈哈你们在干嘛呀阿鲁哈哈哈等等先让我笑一会阿鲁哈哈哈……”王耀一首扶着墙,另一只手遮着自己的脸,笑得气都快喘不上来了。
  三只妖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
  我们仍未知道那年王耀的笑点在哪里。【摊手】
  “咳咳,你们三个干什么呢阿鲁,大眼瞪小眼的,认识吗阿鲁?”好不容易笑完了,王耀才重新看向三妖,询问到。
  阿尔看了看本田菊,闭上了眼睛:“不认识,不过妖气中含有很浓的仙气,估计是青丘那里的,hero我回去后去问一下弗朗西斯吧。还有……hero我和他说了一大堆他连嗷都没有嗷一声!!!”
  重点其实在后半句吧……
  王耀挑了挑眉,看向了本田菊,本田菊也正好看向王耀,一人一狐对视了几秒,本田菊就扭过了头,不再看王耀那含笑的眼眸。
  “噗哈,小狐狸你真的是太可爱了阿鲁。”王耀轻笑到,“伊万,阿尔,你们俩要是没事的话,就先回去吧,我还要帮别人题字,记得下个星期把那两个家伙带来,我要帮他们再诊断一次,看看需不需要开一副新的药方阿鲁。”
  “好的,那么hero我就告辞了!”
  “露西亚也是,要走了哦。”
  “等等你们两个记得把药钱和破坏结界的修补费留下阿鲁!!!”
  原来你还记得要付钱这事吗???
  两人不禁在心里默默的说着,默默的将其实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
  “嗷?”本田菊轻轻的叫了一声,被王耀抱了起来,顺带被摸了摸头,然后被王耀带进了药房隔壁的屋子,也就是那间墨香味浓郁的房间。
  王耀走进屋,本田菊便看见了墙上挂着的各种字画,种类繁多,却也有共同点:只有黑白两色,没有一副是彩色的。
  真是奇怪啊,明明有看到彩色墨水的,为什么不用啊?
  本田菊心里有些疑惑,抬起头,只能看到抱着他的那个男人的下巴。
  “怎么了?”王耀感觉到了本田菊的小动作,低下头来,轻声问道。
  好白……而且睫毛好长,长的也是上上品……等等在下一届狐妖竟然会觉得一个人类长的好看,而且耀君还是个男的……一定是错觉,错觉。
  本田菊摇了摇头,想将脑子里奇怪的想法全部甩出去似的。
  “乖。”王耀摸了摸怀中小狐狸的头,掀开了屋内西面正当中的字画,本田菊有些意外,在那副字画的后面,赫然是另一个相连的房间。
  “这边是我的卧室,由于你还在养伤,所以你就和我住一个房间吧阿鲁,晓梅给你做了毯子,估计晚些会送过来的阿鲁。”王耀将本田菊放在了椅子上,自己则起身走到一边的桌子前,开始熟练的为自己泡茶,还很贴心的到了一点在小碟子里,放到了本田菊面前,“渴了的话就喝点吧阿鲁。”
  本田菊舔了一小口,入口是苦涩的,但回味的时候,却是甜的,还有一丝淡淡的薄荷味,和那碗药一样。
  沁人心脾。
  
  
  
———————————tbc————————————
  ooc有,耀菊向注意。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李氏叶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