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叶尘

博爱党,混好几个圈主混黑塔利亚,最近忙于学业,文的话会晚更,并且在忙一篇原创,看到我记得叫我去写文。|・ω・`)

【极东/耀菊】《药》

  前文 第一章  http://lishiyechen.lofter.com/post/1eec97d0_1227ec38
写完才发现正好赶上小菊生贺,开心。

第二章
  “老师?老师你在吗?”林晓梅的声音从书屋里传来,“毯子已经织好了哟!我放在外面桌上了,还有,濠镜哥说饭马上好,记得出去吃饭!”
  “知道了阿鲁,你去帮濠镜和嘉龙的忙吧!”王耀应了一声,将杯中的茶饮尽,走到床边,将自己穿着防寒的厚重外衫结下,拿起另一件较为轻薄的换了上,这才转过身走到椅子前抱起本田菊,再次掀起那幅画,走到了书房里。
  “这个应该就是晓梅做的毯子吧阿鲁……?”王耀看着书桌上用白布裹好的一团东西,腾出一只手,戳了戳,嗯,软的,应该没错了,于是就很放心的打了开来,“……噗,咳咳,晓梅可真是……”
  王耀轻咳两声,略有些无奈,右手抱着本田菊,左手拎着那条质地柔软的毯子,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要问为什么的话……呵呵,那你就要看看那条毯子的风格了。
  那条毯子,质地、花色都是上等的,只是那颜色……对于一位男性来说,有那么一点奇怪了。
  粉红色为主体色,周围还有紫色的蝴蝶和红色、白色小花的花边。
  真的是扑面而来的少女气息呐。
  “咳咳,那个小狐狸啊,实在不行的话,你要不就先和我一起睡一段时间吧,我让晓梅再去做一条呃,花色正常的阿鲁。”王耀将那条毯子放了回去,尴尬道,“先,先去吃饭吧。”
  粉红色也真的是恶趣味啊,那位应该是叫……晓梅,的姑娘吧,不过没想到耀君的反应会那么大啊,其实在下也不是很介意啊。嘛,算了,差不多吧。
  本田菊这么想着,舒舒服服的窝在王耀怀里,又有了些许睡意。
  “老师!那条毯子……”
  “嘘。”
  王耀竖起食指,示意屋内的几人禁声,再将怀里已然熟睡过去的小狐狸轻轻的放在了桌旁的软垫上,轻轻的站了起来,走向饭桌。
  “大哥,小狐狸他……又睡着了?”
  “嗯,毕竟妖力损害的很严重阿鲁,多睡睡也是可以自我恢复的。”王耀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自己碗里,又夹了一块肉到林晓梅碗里,“对了晓梅啊,那条毯子……你是认真的吗?”
  “嗯?毯子?不四那条棕黄色带狐狸图案的吗?”林晓梅嚼着嘴里的肉,稍微有点含糊不清的说。
  “咳咳咳咳……你啊……唉算了,”王耀差点被自己喉咙里的青菜噎死,咳了几声,扶着额,叹气到,“你给我的那条大概是你之前织给那家伙的妹妹的吧,颜色可粉了阿鲁。”
  “诶诶诶!!!!那那那我寄给小列支的,该不会是!”林晓梅几乎是吞下了还没嚼完的肉,想要拍桌而起但马上就被两边的王濠镜和王嘉龙给制止了。
  “大哥,我和嘉龙要不要……?”
  王濠镜反应最快,将林晓梅按回椅子上后,轻声问道。
  “不用了阿鲁,就让小狐狸和我凑合几天吧,那条毯子既然送给那孩子了,要回来也不好阿鲁,你有空再织一条吧。”
  “知道了,老师。谢谢老师不罚之恩!”林晓梅筷子也没放下,就这么对着王耀做了个抱拳的姿势,逗的王耀和王濠镜都笑了起来。
  “行了行了,我们家有谁敢罚你这个小家伙阿鲁?吃饭。”
  “嘿嘿。”
  晚饭结束,王耀一手抱着本田菊,一手捧着王嘉龙给的鱼片干,哼着歌走回了房间。
  “那么——”待王耀将本田菊放到床上了以后,他走到书房,铺开一张宣纸,“开始工作了阿鲁!”
  研墨,调试,持笔,沾墨,下笔。
  动作一气呵成,不出一会儿,一副寒竹就基本成型了。
  “嗯……就‘竹喧归浣女’吧……”王耀看了看画,想了想,在寒竹旁添上了一条小溪,几片小舟,几抹人影,“然后是‘莲动下渔舟’阿鲁。”
  基础定好了,王耀又换了一支笔,往墨水中掺了些水,一点一点的画起了细节。
  太阳渐渐从地平线落下,月亮默默从树梢上升起,书屋内也点上了蜡烛,略带昏暗的烛光使王耀的面孔有了一丝生气。
  认真的男人很帅,特别是王耀,这是本田菊刚刚从睡梦中转醒,爬出来找食时的想法,他坐在暗门前,呆呆地盯着王耀看着,似乎是不想打扰这个认真改画的人类。
  “呜哇……终于画完了阿鲁……嗯?小狐狸,你醒了啊,饿了吧阿鲁,我记得,呃,鱼干在旁边的椅子上,拿的到吧?”王耀伸了个懒腰,自然是发现了一旁发呆的本田菊,笑了笑,起身收拾起东西来,“不好意思啊,之前你睡着了,我也没叫你起来吃饭,鱼干你应该是吃的吧阿鲁?”
  听到王耀说话,本田菊才想起自己是出来找食的,又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对着这个人类发了这么久的呆,心里不禁奇怪,在下是怎么了?又对着这个人类发呆了……
  本田菊想着,慢慢爬到了放鱼干的椅子上,啃了一口,嗯,味道不错。
  “那么你先吃一会,我去给你再煮一碗药来,还是之前那个口味的放心,以后基本保证一天服两次阿鲁。”王耀将字画小心的拿了起来,转头对本田菊轻声说了几句,“顺便去晾一下字画,你别乱跑阿鲁。”
  “嗷。”
  轻轻嗷了一声算是对王耀的回应,本田菊啃着鱼干,打量起这个满是字画的房间。
  之前被耀君抱着,没有仔细的观察过,现在这么看看,一幅幅都是上上等的,他是文生吗?回复人形了以后,向他请教一下吧。
  在这片黑白两色交错的房间中,一抹不易发现的彩色吸引了本田菊的注意。
  那是?
  叼着鱼干,本田菊跳到了地上,慢慢的走了过去,伸出小爪子碰了碰,然后用力将那东西拖了出来。
  “嗷?”本田菊抖了抖耳朵,有些意外,那彩色原来是一块玉石,同体暗红色,局部为亮红色,上面刻有繁复的花纹,大体上可以看出是一条龙,还有……还有一小部分似乎因为时间太久而被磨损看不清了,不知为何,本田菊总觉得这块玉石有些似曾相识。
  “咔。”
  听到脚步声,本田菊立刻将那玉石塞了回去,轻而快的跳回了椅子上,假装自己仍然在磕鱼干。
  没多久,王耀就捧着药碗推门进来了,不过这一次,药的气味有些变了,不是之前那种糟糕的气味了,而是与它的味道一样,带着一股好闻的薄荷香,与书屋的墨香交织在一起,格外沁人心脾。
  敢情这药味道原来是这样的吗?那之前算什么?耍在下的吗?
  噫原来你是这样的耀君。
  【咳咳不好意思以上为作者抽风私自添加请勿当真。】
  王耀将药碗放到本田菊面前,然后快步走了出去,从院子里拿了两包东西,又走了回来。
  “你喝药,我看下那两个家伙这次带的什么东西当做药钱阿鲁。”似乎是察觉了本田菊看向自己的视线中的疑惑,王耀晃了晃手里的袋子,笑了笑,然后将那两包东西放在桌上,打了开了。
  绿色的包裹里是一袋茶叶,即使在浓郁的墨香味中也能闻到那种茶叶独有的清香。
  另一个蓝色的包裹里,则是装了许多本田菊知道或不知道的药草,无论怎样,都是些稀罕品种就对了。
  “亚瑟和基尔还是有点良心的麻阿鲁,嗯……信?”王耀挑了挑眉,将绿色包裹里的信拿了出来,拆开随意的扫了几眼,眉头挑的更高了,“这家伙竟然有空亲自来找我了?有什么事不能信里说,这么神秘阿鲁?还与小狐狸有关?有趣。”
  本田菊看着王耀在那自言自语着,还时不时看他几眼,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封信里说要来拜访的那位先生……到底是想对耀君说什么呢?
  在下有些好奇啊。
  喝完药,王耀抱着本田菊,走出了屋,又从一条小道绕进了后院,逐渐有水声从那里传出,还有一股潮湿、温热,带着硫磺味的雾气传来。
  这后院竟是有一个天然的温泉!
  耀君带自己来这,该不会是要洗浴?这可是初春,天气还很凉,泡露天温泉真的不会受凉吗?
  “不是泡这个啦,如果你想泡露天的的话,等天气回暖了再来吧,现在还是泡室内的比较好阿鲁。”王耀揉了揉本田菊的头,走向那温泉旁边两件屋子中的其中一件屋子,走过一个似乎是更衣室一样的地方后,赫然又是一个温泉,不过这次是室内的就是了。
  王耀将本田菊放在温泉边上,说:“温泉里加了一些药草,对回复妖力有效,你先泡着,我去脱个衣服,马上来阿鲁。”
  本田菊用爪子探了探水温,不是很烫,便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身子浸到了水里,不过他和王耀显然都忘记了温泉的深度对于一只狐狸来说有些太深了这件事。
  “嗷嗷嗷!!!”
  本田菊几乎是在一瞬间内就沉进了水里,可怜了这只从来没有学过狗爬式的狐狸了,只能在水里胡乱扑腾着,还喝了好几口温泉水。
  “哗——”
  一阵水声过后,本田菊感到自己被人拖出了水,他猛地呼吸了几下,然后咳了起来,待他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了,又因眼前的景象再次晃了神。
  王耀的长发沾了水,贴在他的脸侧,两颊有些发红,再往下看,本田菊觉得自己如果是人形的话脸恐怕早就红了。
  漂亮的锁骨,均匀偏瘦却又有些肌肉,肤色较白,此时在热水里又有些红润,至于隐在水里的部分……本田菊根本就不敢去看,他怕自己真的会留鼻血。
  为什么耀君明明应该是个从文的身材还这么好啊,还好在下不是白狐否则在下的毛都要变红了啊……
  “没事吧,对不起,我的错,忘记了你的体型问题了阿鲁。”王耀柔声说着,坐了下来,将本田菊放在自己屈起的膝盖上,确保本田菊的头不会沉到水里去。
  还好在下不是人形,不然现在这个姿势……好危险啊啊啊……这个人类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吗……接下来几天不会都得这样吧,那我恢复人形了以后还怎么见耀君啊……
  好不容易泡完了,本田菊拖着昏昏噩噩的脑袋躺在了王耀的床上,马上就进入了梦乡。
  王耀穿着里衣,轻手轻脚的钻进了被窝,又帮本田菊将被子盖好,然后轻轻的挥了挥手,屋子便变得一片黑暗了。
  “晚安,小狐狸,好梦。”
  睡梦中,本田菊又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药香味,他不禁朝味道的源头挪了挪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乖乖不动了。
  晚安,祝好梦,本田菊。
  
————————————tbc————————————
  下章开始进入正片,亚瑟要出场了【我想了很久怎么才能让亚瑟的魔法师身份融入妖怪的世界,然后emmm……不说了,不然就剧透了_(:з」∠)_】
  顺便这里说一下,晚饭时间是下午五点左右,洗浴时间是八点左右;山庄其实挺大的,分两部分:主屋也就是王耀住的地方,靠近山顶,分屋则是靠近半山腰的地方,是湾湾、濠镜、嘉龙和其他几个亚细亚组的人住的,上篇的亭子是在分屋与主屋的交界处的,是较为熟悉的朋友来时的侯客厅,如果是不熟悉的客人,会在更加外围的竹舍会客(分屋外围)。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后悄悄问一下怎么做链接,不知道这么弄对不对。
【鞠躬】

评论
热度 ( 12 )

© 李氏叶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