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叶尘

博爱党,混好几个圈主混黑塔利亚,最近忙于学业,文的话会晚更,并且在忙一篇原创,看到我记得叫我去写文。|・ω・`)

提线木偶 第八章

  提线木偶    第八章
  不得不说,这位高大的俄罗斯人的房间,非常符合他本人的气质。
  房间收拾的很整齐,虽然是初夏,但房间里却并不热,反而有一种冷冽的感觉,王耀不禁怀疑这个露家人是不是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开着空调了。
  “小耀,这边是客房,你就待在这边,有事敲露西亚的卧室门,就是厨房对面那间。”伊万将客房门打开,把王耀拎了进去,指了指身后的主卧门,不等王耀回答,就回房间了。
  说真的,王耀有一种当场砸门出去的冲动,不过为了同事间的美好友谊,他还是忍住了。
  不过,下次回局里后一定要把那个老局长的普洱茶换成中药。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夜很黑,王耀躺在床上,侧身对着窗户那头,窗帘只拉了一半,他就着那一半窗户,看着外边的天空,本就不是纯黑的夜空如今被灯火通明的街道染的更浅了些,真是见鬼,这个俄罗斯人竟然把房子买在了高架旁边——不远处还有个夜市——吵得让人无法入睡。
  这些外国人睡眠质量都这么好的吗?这都能睡着?
  还是自己茶馆那边的老街安静,虽然以前也挺热闹的……
  王耀如此想着,就那么看着夜空发起了呆,许久,才闭上了眼睛,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强迫自己的大脑放松下来,停止思考。
  就在与王耀隔了不过几米的主卧里,伊万正坐在书桌前,翻着一沓厚厚的资料。
  那是十年前关于人偶师的案子,同样是一起连环杀人案,一开始的都是毫不相关的十八岁以下青少年们 不分男女,然后,便是令伊万·布朗金斯基感兴趣,亦是不明白的一段了。
  人偶师不知道吃了什么兴奋剂了,在三天之内,将一个孤儿院里的孩子全部杀死了。
  而那所孤儿院,是王耀捐助并建立的。
  那人偶师,至今也没有搞清楚是男是女大概几岁,而他的同伙,又都是精神病人,无法判案。
  然后,十年后的今天,人偶师再次出现,杀死的,却是他的同伙,并说他们是他的仇人。
  非常的,奇怪啊。
  伊万就那么坐在那里,看着资料,不时地拿笔在资料旁做些批注,与那些为了演讲或课题而熬夜的学生如出一辙。
  可惜,这个课题,似乎有些太过深奥、太过沉重了。
  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课题是充满黑暗血腥与扭曲艺术的案件。
  当然,前提是这人是个正常的普通人。
  显然,作为一个常年处理悬疑案件又不知为何非常中二的刑警,伊万·布朗金斯基绝对不是这种人,至少不是正常人。
  所以,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还未能进入梦乡但已经迷迷糊糊的王耀就被隔壁传来的巨大声响给彻底吓清醒了。
  于是,王耀怀着五分好奇三分好笑和两分生气来到了伊万卧室门口,迟疑了一下,然后敲了敲门,用不会吵到邻居的声音——哦,对了,刚刚那声音足够吵醒他们了——喊了伊万两声。
  之后,又是一阵翻东西的声音和脚步声,在后边,门就开了。
  伊万略带疑惑的看着这个半夜三更来敲他卧室门的东方男人,脑子一时间卡在案件中没收回来,差点连面前人是哪位都快忘记了。
  还好,在他下意识问出“你是谁”的前边,被他遗忘在书桌上的脑子飞回到他身上了。
  “那什么,刚刚那声音有点大,我就过来看看了,没出什么事吧阿鲁?”王耀有些尴尬,面前这个俄罗斯人开门时竟然还跪在地上,他将原先仰着的头底下,恰好与伊万有些迷茫的紫色眼睛对上,别说,有点好看。
  “啊,是的,没事。”伊万似乎也想起来了此时自己是个什么姿势,马上站了起来,脸上依然是那张似乎很友善的笑容,“露西亚正在研究案子,吵到小耀了的话真是十分抱歉呢~”
  “还好,反正我也睡不着阿鲁。”王耀顺着他站起,又仰起了头,还顺便在心里吐槽了一下俄罗斯人身形高大的种族优势,“你说你在忙案件?人偶师的?”
  “嗯。”伊万微微点头,然后想起了什么,突然一把抓住王耀的手臂,直视他的眼睛,“小耀,关于十年前的案子,你了解多少?”
  “……”王耀看着伊万的眼睛,随后便移开了视线,一言不发。
  房间就那么安静了下来,双方都没有再出声,王耀不知道,这个俄罗斯人究竟是没心眼还是真没想到,竟然如此随便的撕开了他已经疗养了近十年的伤疤。
  “你想知道什么?”最后,还是王耀打破了平静,他重新抬头,发现伊万·布朗金斯基仍然看着他,紫色的眼睛在黑夜里仿佛能发光。
  “露西亚想要知道为什么人偶师会突然想要杀死孤儿院的所有人。”
  果然,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警察们对这个案件的关注点,一直在受害者这里啊。
  “我不知道阿鲁,距当时负责的警官说,是因为那些孩子中的一个无意间撞见了人偶师的犯案现场,随后,再一路跑回孤儿院的时候,被人偶师的同伙发现,担心那孩子把事说出去,所以……”王耀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没有思考,就好像已经说了许多遍,哪怕过了十年,这段话也没有被他忘记。
  不知道是忘不掉了还是他根本没想过要忘记,准备着哪一天对着谁再说一遍也说不定。
  “所以就直接灭了他们所有人?”伊万直接打断了王耀,那一段话伊万早就在档案上看到了,还是红色的字体,表明了这段话是判案关键,“小耀,露西亚是问你自己调查出来的结果,而不是这一段官方回答。”
  “……”王耀无言,看着伊万,然后忽然笑了起来,刹那间,就连挑起话题的俄罗斯人也没有反应过来。
  “哈哈,你是第一个问我自己调查结果的警察阿鲁。”王耀伸了个懒腰,退后几步,准确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曲着腿,双手托腮,带着些难以察觉的笑意,“案子发生的时候我正好因为另一件案子在外地出差,实际上呢儿,孤儿院也没有被满门抄斩。”
  伊万听着,拉过一边的木椅子,坐在了上面,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显然是把这段深夜对话当做了在警局里问话了。
  “其实这所孤儿院,本来就是我自己弄出来的阿鲁,一开始是我那早年殉职的父母留下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这三个是亲的,还有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然后又不知道那天给捡回来了两个外国的小伙子,一个日本人,一个韩国人。”王耀的眼神渐渐有些飘忽,他看着茶几上的日历,却又透过日历看到了其他的什么东西,“他们走了后,我也算是接过了他们的接力棒,也四处收养那些流浪儿,或者那些被拐卖后无家可归的小孩子,最后因为人太多了,边干脆和春燕,就是我的姐姐,筹钱造了一座孤儿院,当时我还在读军校,那边的同学时不时会来帮忙,也一直在帮我们筹钱,保证孤儿院不倒闭。”
  东方人的声音不响,算得上是轻的,还有一点平时藏起来的儿化音。
  “那天我和春燕姐出差,濠镜和嘉龙在高中里,他们住宿,而晓梅刚好去参加学校里的活动,在外地,小菊和勇洙为了给他们一个同学过生日,没有回家,虽然我们几个哪怕回家一般也不会回孤儿院,他们几个是有户口本的,都记在我那个茶馆楼上的房子里,如果需要你可以去查查阿鲁。”王耀平时一直挂在嘴边的口癖,此时也变成了活跃气氛而特意加上的后缀了,说不定他也有些懒得维持自己平常的形象了,“对了阿鲁,警局给你的档案里,没有提到为什么那个无意间撞见杀人现场的原因吧?”
  不等伊万点头,王耀就接着自顾自说下去了,嘴边有一抹自嘲的笑容:“呵,真不知道为什么法律会这么规定,杀人犯有精神疾病,就不能判罪了吗?关进医院里个几年精神病就能好了吗?呵呵,我真的不懂,为什么那孩子会撞见杀人现场?因为那天他们学校组织了一个活动,说是要去给那些精神病人送温暖,那天人偶师恰好与他在疗养院里的同伙盯上了一个刚刚转入疗养院的小男孩,结果,就因为这样,他就要杀了孤儿院所有的人吗?想想也不可能阿鲁。”
  大概是发觉自己的失态,王耀顿了顿,手下意识的想从茶几上拿起一个杯子抿一口茶,随机想起这里并不是自己家,亦不是警局的审讯室,只好将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不过没一会儿,一杯矿泉水就落在了他的眼前。
  王耀顺着拿着杯子的手往上看,是伊万那双漂亮的眼睛。
  “谢谢。”接过水,王耀小口喝了一点,继续说了下去,“但是我认为就一个可能看见他们正脸的小孩,应该是不具有威胁意义的,大人们很有可能会把他的话当作是耳旁风,或者一个想要得到大人注意的玩笑、恶作剧,不可能就因为这样去冒着随时都会有大人回去查看的危险废了那么多时间去杀人,所以,问题绝对不会出在那个孩子身上阿鲁。”
  伊万点了点头,他不知道王耀说的话是真是假,还是真假参半,不过,既然他愿意说,那么他也愿意用一晚上来听。
  反正他本来就对这个东方美人有一点兴趣。
  嘛,虽然他是个俄罗斯人。
  “那么,你觉得一般来说,问题会出在谁那里呢阿鲁?”王耀的手搭在水杯上,轻轻地叩了两下,突然将问题抛给了伊万。
  伊万想也没想,就把平时判案的思路讲了出来:“当然是这所孤儿院的成立人或者股东、投资人身上……”
  话音刚落,伊万便知道了哪里不对,如果王耀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么,他所想出来的这三个人,都是王耀与他的姐姐,王春燕。
  “没错阿鲁,可是问题来了,我一没仇人二没情人,很难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得罪了人偶师,更别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人偶师是谁。”王耀耸了耸肩,语调里是明显的自嘲,甚至还有些想笑,他的话无懈可击,但是伊万总觉得王耀话中带话。
  等一等,王耀自己是没有仇人,那他的姐姐呢?
  伊万皱了皱眉,抬头看着王耀,开口想问他些什么,却再次被打断了,不过这一次,是被同时响起的两串截然不同的手机铃声打断的。
  伊万抬头看了看时间,才凌晨两三点,除非是有急事,一般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打电话过来。
  俄罗斯人回房间拿起手机,号码是队里那个粗眉毛英国人的,照理说,他现在应该在医院,照看那个他不承认的法国情人才对,那么,会有什么是呢?
  “喂,亚瑟君,露西亚不认为半夜打电话来是一种明智的决定哦,希望你有一个足够让你半夜打扰别人睡眠的理由,否则……”
  “别否则了!又出事了!记得下午的那个案发地点吗?刚刚巡逻的警察的打电话过来说在那个公园旁边的公共厕所里,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伊万愣了愣,抓起随便扔在床上的薄外套,将那些资料连着刚刚与王耀谈话用的笔记本全部放到了资料袋里,急匆匆的往外面走去,和亚瑟快速的了解了一下状况,挂了电话,走到门口,准备穿鞋。
  “如果可以的话就捎我一程吧阿鲁。”王耀来到伊万身后,短短时间内他就已经换好了衣服,不过似乎不是白天穿的哪一件,伊万也不怎么想知道这衣服他是从哪里拿的。
  “你不去现场?”伊万看了看他,不像是去现场探查的,反而像是去和别人约会的,不过就算王耀有女朋友,这种时候也不会有兴致去约会吧,至少女方一定没有。
  “当然去,不过要先顺路接个人阿鲁。”王耀拿过自己的鞋,微微弯腰穿了起来,“你认识本田菊吗?他今天会调到你们队里,作为技术顾问。”
  不等伊万回答,王耀便直起了身,看向他,那双眼睛里绝对没有兄弟重逢的欣喜与期待,而是一种藏在深处的忐忑。
  但下一秒,那双眼睛里就什么也没有了,只留下了伊万自己的倒影,王耀的脸上又是那种一开始见面时流露出来的亲切感,仿佛刚刚那个眼神只是伊万自己的错觉。
  “你肯定认识阿鲁,档案里都写了吧,他是我弟弟,和阿尔弗雷德一样,是只狼崽子,你不会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的。”
  因为你早就案子调查过我了吧?

        换了新手机原来的稿子都没了,只能重写●﹏●
        4000加,ooc有私设有,喜欢就给个小红心呗。
        【快忘记自己有老福特账号了】

评论
热度 ( 2 )

© 李氏叶尘 | Powered by LOFTER